<strike id="glny0"><sup id="glny0"><nav id="glny0"></nav></sup></strike><big id="glny0"><dl id="glny0"></dl></big>
<label id="glny0"><input id="glny0"><small id="glny0"></small></input></label>
    1. <strike id="glny0"><li id="glny0"><object id="glny0"></object></li></strike>

    2. <label id="glny0"><menuitem id="glny0"></menuitem></label>
    3. <tr id="glny0"><output id="glny0"></output></tr><tr id="glny0"><input id="glny0"><thead id="glny0"></thead></input></tr>
      <big id="glny0"></big>
      <big id="glny0"><li id="glny0"></li></big>

      <strike id="glny0"><dl id="glny0"></dl></strike>
      您好!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

      奶奶

      作者:齊向勇 2022-10-19 14:19 來源:煤礦安全網 濂跺ザ

        奶奶

        我記憶中的奶奶,從來就是一頭像雪一樣白得耀眼而純潔的白發,還有她微笑時印記在臉上的皺紋。在我年幼時候,總感覺白發是長者們的“專利”。

        記得小時候,奶奶在我家住的時候,她經常會說遼寧朝陽老家大院里發生的一些事情。她總是說住慣了農村大院子,在那里茶余飯后,坐在家門口外的大石板上就可以看見來來往往遠行的列車,靜靜地聽那車輪壓輾鐵軌有節奏的聲音,奶奶很喜歡聽火車鳴鏑的聲音;站在家門口還能看到那遠處的連綿不斷的山巒和茂密的樹林。其實,她更希望能看到列車上有自己親人向她老人家頻頻招手的情景。在朝陽老家,那里鄰里之間非常和諧,家家都不用將大門緊鎖著,(那時家家都是竹木條制作的柵欄門)相互串門也十分方便,因奶奶是一位不甘寂寞的老人,總喜歡到鄰里家串串門,嘮家常。

        奶奶在我家住的時候,她感覺非常別扭,那是,我們居住的工村平房都是一棟一棟的(那是每棟房居住著十幾戶人家),出了家門抬頭看見的就是前棟房的后墻了,沒有那一列列馳騁的列車和那過往熙熙嚷嚷的行人,還有那遠處的山峰。這讓她老人家感覺發悶,想串個門吧,對鄰居們都不熟悉,也不好意思串個門。記得那時我們家的左鄰右舍一些老人,得知奶奶總是一個人在家里很寂寞,為了不讓奶奶郁悶心煩,便隔仨茬五的就來我家和奶奶嘮家常逗悶子,因為奶奶因為年紀大了,耳朵很背,有時鄰居們跟她說話時,她總是問非所答,也經常鬧出一些笑話來,也讓家中增添了幾分歡樂。住了幾個月后,奶奶因很想念老家的人們和她的大院子,執意要走,家里人和鄰居們也留不住。在臨走時,左鄰右舍來串門的老人們便把自己最喜愛的照片送給了奶奶作為留念。

        奶奶在我的家里住了一年后回遼寧朝陽老家,打那以后就再也沒來過。在她老人家去世的幾年后,隨著工村的平房拆遷,我們家搬進了樓房。我知道,如果奶奶還活著,居住在樓房里她也會住不慣的,雖然樓房讓住戶們居住環境改變了,但是人們串門嘮家常的機會越來越少了,甚至上下樓居住的人都一不定會相互認識。(齊向勇)

      下一篇:返回列表

      煤礦安全網(http://www.elonsale.com)

      備案號:蘇ICP備12034812號-2

      公安備案號:32031102000832

      Powered By 煤礦安全生產網 徐州網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感謝網狐天下友情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