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glny0"><sup id="glny0"><nav id="glny0"></nav></sup></strike><big id="glny0"><dl id="glny0"></dl></big>
<label id="glny0"><input id="glny0"><small id="glny0"></small></input></label>
    1. <strike id="glny0"><li id="glny0"><object id="glny0"></object></li></strike>

    2. <label id="glny0"><menuitem id="glny0"></menuitem></label>
    3. <tr id="glny0"><output id="glny0"></output></tr><tr id="glny0"><input id="glny0"><thead id="glny0"></thead></input></tr>
      <big id="glny0"></big>
      <big id="glny0"><li id="glny0"></li></big>

      <strike id="glny0"><dl id="glny0"></dl></strike>
      您好!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

      ? “黑哥們兒”和“黑姑娘”

      作者: 瞿弦和 2022-09-23 08:12 來源:煤礦安全網 哥們兒 黑姑娘

        “黑哥們兒”和“黑姑娘”

        瞿弦和

        《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是詩人屈金星詩作的題目。“黑姑娘”是“黑哥們兒”對煤、對事業的愛稱,詩人屈金星夫婦均是中國礦業大學的畢業生,屈金星寫有大量歌頌煤礦工人的詩歌,其中被朗誦最多、影響最為廣泛的應該是這首《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詩歌分為四個段落,最使人感動的是第二段:“不管與你定情的夜晚,是風驟還是雨狂,既然走向地心深處,彼此捧出的都是滾燙……在八百米深處,只有你用烏黑的嘴唇,吻我裸露的肩膀,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沒有親身經歷和體驗是寫不出這樣的詩句的。屈金星幾次向我講述:“我從中國礦業大學采礦系畢業后,到北京房山地方礦工作,和礦工一起摸爬滾打,平日特別寂寞,苦悶時動搖過,但對煤炭的愛戰勝了自己,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我一揮而就寫了這首詩!”

        主人公屈金星在參加活動

        這位后來擔任中國礦業報社長助理的詩人總會說起他意外接到的幾個電話,他沒有想到這首詩的反響如此之大!《中國煤炭報》的記者白曉光來電:“中央臺正播放你的詩呢!瞿弦和朗誦‘黑姑娘’呢。”中國礦業大學校友李春霞來電:“部里在黑龍江七臺河開工作大會,瞿團在臺上正朗誦你的詩,據說是王顯政部長點的節目。”浙江詩人晩上十一點打來電話:“我在杭州電廠晩會里聽到你的詩,說情人的,有意思!其實煤電也是一家親啊!”

        2006年,山西西山礦務局的杜兒坪礦建礦50年,我們在井口慰問交接班的工人,黨委書記謝新民和工會梁建民部長在臺階兩側陪伴我們,謝新民書記拿起小提琴親自演奏《沉思》為我的朗誦伴奏,沒想到每個段落的最后一句都成了齊誦,當我讀到“煤啊,我的情人”之后,全體礦工都會齊聲讀出“我的黑姑娘”,他們大聲朗誦著,滿臉笑容,嘴張著,露出一口白牙。同樣,在中國礦業大學校慶的演出現場,我在舞臺上朗誦此詩,在校師生和煤炭系統的嘉賓也齊誦著這句。

        社會上仍有人歧視煤炭行業,“煤黑子”的老觀念還在影響著人們,這些人往往享受著無盡的光和熱,卻忘記了那些“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煤礦工人。

        安徽著名詩人周志友曾寫過一首《黑之歌》,是那么深沉。詩中寫道:“有誰歌唱過黑色?有誰理解黑色?黑色,黑色,凝聚著光,它包含熱。雄渾的氣質,堅定的性格,光的歸宿,七彩的綜合。”

        1986年,我去安徽淮南潘一礦,安徽電視臺導演陳克西拍攝電視藝術片《黑之歌》(詩歌《黑之歌》TV版榮獲全國電視文藝“星光獎”),他讓我朗誦這首詩,那真是一次對“黑色”這兩個字的理解過程。

        我們參加拍攝的演員們剛到達潘一礦,陳導便立即組織大家下井體驗生活,他說:“要想拍好《黑之歌》,就得當一次‘黑哥們兒’。”我以為朗誦也要在井下拍,他說:“那不方便,我在地面搭了一個模擬巷道,你們帶著真實的感覺,一定能拍好!”

        我并不是第一次下井,早在1964年,我作為中央戲劇學院在校大學生,在山西陽泉一礦下井參觀。似乎從那時起,命運就預示著我將一輩子與煤礦結緣。

        主人公屈金星在主持文化傳播講座

        這次在潘一礦拍攝不同,從大巷到工作面的距離很遠,超過了半小時,沿途我觀察著“黑哥們兒”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工作環境……黑色的煤壁,黑色的煤車,黑色的頭盔,還有一張張黝黑的面龐。要知道駛向工作面的時間是不計算在8小時之內的啊!我們沒有直接參加勞動,但已經很累了。對照之下,我們在大城市上班因路途遠、堵車發牢騷便顯得那么渺小。

        陳克西導演祖籍山西,父輩是大同礦區的老前輩,對“黑哥們兒”格外情深,他要把這首詩拍成類似后來的TV版,他對每一句詩的內涵都不放過。我下井帶著“走馬觀花”的感覺拍攝,當我讀到“黑色是質樸的、雄渾的、堅定的,是充滿信心和力量的”時,覺得心里特別充實。

        “黑哥們兒”個個都很帥氣,淮南礦務局工會的周玉鴻不僅英俊,而且是個才子。我跟他接觸很多,他會把其參與編輯的煤礦工人的雜志《銀河》按時寄到我家;他和《淮南礦工報》的記者一同采訪我;他讓我結識了學者型的淮南礦務局董事長王源;他安排了我們去謝一礦、新莊孜礦、潘一礦、潘二礦、潘三礦、顧橋礦、潘北礦、張集礦、丁集礦、朱集礦……他所在的礦區宣傳部組建了淮煤職工樂團,成員都是礦工,成立那天還讓我題寫了“藝海飄香”四個字,我們還拍了一張樂團成立紀念照。他帶我去品嘗當地特色小吃“臭干子”,這是一種回味幽香的美食,剛炸出來的“臭干子”蘸上辣椒,好吃極了,我經常一個人吃一盤。20世紀90年代,他讓我主持在體育館舉行的中美文化交流活動“彩虹之歌”,難忘的是我與著名的電影表演藝術家孫道臨老師同臺演出。演出活動展示了“黑哥們兒”國際文化交流的能力,中美電視臺都播出了活動的實況錄像。與安徽省電視臺共同主辦的“豆腐節”開幕式,我也榮幸地主持了多次,弘揚民間豆腐文化,同時還主持了淮南礦區女高音張偉光獨唱音樂會。我與淮南、淮北、新集、皖北的“黑哥們兒”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他們把我當作自家人,幾乎年年見面。

        1997年在淮南謝一礦的廣場,我榮獲了“榮譽礦工”的稱號,我在滿場“黑哥們兒”的歡呼聲中手捧礦工帽、接過獎杯,我真想高呼一聲:“礦工萬歲!”但卻哽咽著只說了一句:“幸福啊,我也是‘黑哥們兒’。”在生命中,我最看重的就是“榮譽礦工”和“烏金大獎”,因為這是“黑哥們兒”對我的認可。

        真正喊出“礦工萬歲!”那是2005年朗誦著名作家楊啟舫的詩作《礦工萬歲》。楊啟舫是鐵路文工團年輕有為的詩人,俗話說“路礦是一家”,我曾在中國鐵路文工團王志飛與中國煤礦文工團張定涵的婚禮儀式上,為他們將來的孩子取名,男孩叫“路礦”,女孩叫“鐵煤”,此調侃成為兩團演員交流中最常提到的內容,更說明“鐵路人”與“煤礦人”的情誼。楊啟舫的作品中飽含對“黑哥們兒”的理解與熱愛?!兜V工萬歲》的朗誦者是郭凱敏、賈雨嵐、徐濤和我,這個節目安排在第三屆中國煤礦藝術節開幕式的開場,詩中寫道:“你深深彎下的脊背,馱起民族的尊嚴,你額頭閃亮的礦燈,點亮華夏的光輝,礦工萬歲。”聽到這蕩氣回腸的詩句,“黑哥們兒”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在夜空中回蕩,真是激情迸發。

        詩人楊啟舫的另一首詩,則贊美了“黑哥們兒”科學管理礦山的精神,《科技擎起平安的天》這首詩用“礦山的女人”“礦山的女兒”“做丈夫的男人”三種身份表達安全生產的重要,把平日里的宣傳、單調的重復變以人物的口吻,聽起來親切、中肯。“平安是妻子的心,平安是兒女的盼,平安是全家的福,平安是礦山的天”,三位演員身著生活服裝,像在生活中聊天,非常自然,有時在井下真實環境中朗誦,有時又在背景為井下大巷的舞臺上朗誦,“黑哥們兒”愛聽,朗誦結束,總是會在停頓兩秒之后,響起贊許的掌聲,說明“黑哥們兒”理解了、思考了、要付諸行動了。而我們深入生活也親眼看到、體驗到現代化礦井的優越和科技對礦工安全所起的保護作用。在河南永煤,天輪下的露天舞臺上,我與礦工們一起講安全,談體會。在神東上灣煤礦,取得博士學位的礦工在井下操作現代化設備,這些科技成果就像可愛的“黑姑娘”。工作面上寥寥無幾的“黑哥們兒”,他們早已不黑,在厚厚的煤層前顯得那么矯健、那么整潔,下井前穿上的白襯衣一塵不染。開采的煤炭,如瀑布一樣下瀉,真壯觀,真是“黑哥們兒”歌唱“黑姑娘”啊!

        注:本網記者白曉光傾情推薦此文,傳遞正能量,宣傳煤礦文化

      上一篇:落葉在肩

      煤礦安全網(http://www.elonsale.com)

      備案號:蘇ICP備12034812號-2

      公安備案號:32031102000832

      Powered By 煤礦安全生產網 徐州網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感謝網狐天下友情技術支持